<sup id="lgkvy"></sup>

<em id="lgkvy"></em>

        <dl id="lgkvy"><ins id="lgkvy"></ins></dl>

        <em id="lgkvy"><ol id="lgkvy"><mark id="lgkvy"></mark></ol></em><div id="lgkvy"><tr id="lgkvy"></tr></div>

        <dl id="lgkvy"></dl>

          这一路我们越走越远

          2019-03-04 08:07 | 作者:素心笺月 | 散文吧首发

          心情不好的时候,总是会打开微信通讯录,从第一个翻到最后一个,想找一个能聊的来的人,最后总是从头翻到尾都找不到一个可以吐露心声的人,不要奢望什么吐露心声的人了,甚至连一个可以说话的人都没有,这算是一种长大后的孤单吗?

          长大就是突然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谈天说地的人,从一部?#19981;?#30340;动画片谈到人生理想,到过什么样的日子,嫁什么样的如意郎君,再到生几个孩子......

          把这样的想在心里构想了无数遍,想找一个人聊,却从上百人的通讯录里找不到一个聊的来的伴。这种?#38706;?/a>,像处在在大海里的一粒沙,随波逐流,终不知会流向哪端,也不知最终的归宿在哪。

          上初中的时候,因为性格比较外向,所以有许多的好朋友,每当放假,都会和几个小姐妹去我们的大姐姐淑琳家,那时候把去她家当成一种乐趣,不为什么,就为玩,可以整不睡觉的聊天。

          每次去,总是我们四五个一起,那时候也不怕麻烦叔叔阿姨,像去自己家一样,叔叔阿姨对我们也是好到不能再好,每次都会做许多好吃的给我们,现在想想真是太麻烦他们了。他们是心疼自己的孩子,所以屋及乌,对我们也是百般疼爱。

          淑琳家有个大姐姐淑芳,她比我们高几级,那会也不读书了,每次我们都是睡在一张炕上,当小姐妹们开始说起关于老师,关于某个同学的事情时,那个假装睡着的大姐姐会偷笑,我们这才发现她压根没有睡着。于是嚷着让她讲关于她们同学之间有趣的事情,一聊就到天?#31890;?#37027;会好像打了鸡血,哪怕一夜不睡,第二天依然精神?#31471;印? 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
          后来淑琳结婚嫁到了外地,我和那些小姐妹也渐渐的断了联系,现在基本没有任何联系,唯一的联系也是仅在朋友圈里点个赞。

          在后来我上了师范,一个班六十个同学,一个宿舍住八个来自不同地方的小姐妹。读书时代的我们总是很单纯的,任何事都会拿出来一起分享,一起商量。宿舍八位姐妹也是无话不谈,甚至在别的宿舍充满矛盾开?#20960;?#29420;立的时候,我们宿舍依然和好如初。

          就这样我们在一起度过了几年的时光,可是如今的我们,也仅仅只限在一个宿舍群里,大家也是渐渐的失去了联系,甚至在姐妹结婚的时候,都不知道,上学那会的一起分享,也渐渐的成了长大后我们独自面对的一切,因为谁都知道,哪怕某些事说出来也不会有任何的作用,倒不如装在自己的心里。

          于是长大后的我们,第一次有了隔阂。

          都说人与人之间需要沟通,需要交流,可是在成长的过程中,沟通与交流成了安慰人的鬼话,在也没有人会把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拿?#20174;?#20154;分享,那些所谓的闺蜜,也成了出卖我们内心的唯一罪魁祸首。

          每一次遇到朋友,问及她旁边我不认识的人时,她们会告诉我说是闺蜜,?#26434;?#36825;个词,我没有太多的解释,也没有太多的信任。我不曾被友情背叛过,可是我却不相信所谓的闺蜜,在成人的世界里,好像你过的比别人好,便是一种罪过,随之而来的是无数的诽谤与?#22987;桑?#32780;那些所谓的闺蜜就成了知道你所有秘密的唯一人。当然,也不是所有的友情都是这样的,我也相信会有最真的友情,像仅属于自己最坚实的后盾,永远在自己的身后。

          那些我曾经最好的朋友,现在结婚的结婚,做父母的做了父母,好像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,甚至有人嫁到了几千里之外,?#32423;?#24819;聊个天,也是在对话框里敲了字,然后在删掉,因为我不知道这句发出去的话会得到或是在什么时候得到回应。我害怕那种发出去的消息像石沉大海一样在也等不到回复的?#21364;?/a>与失落。

          爱情里,也有太多的人,从初遇到热恋时的无话不谈,到难过七年之痒的缄口不语,?#21482;?/a>成了彼此生命里的唯一。躺在同一张床上,爱着的确是?#21482;?/p>

          这一路,终不知路有多长,也许很长,也许很,只是这一路,我们越走越孤单,越走越远,像曾经我最爱的哥哥们一样,在哥哥们结婚生子后,那些我们谈天说地的日子便成了我一个人永远的记忆,在也不复当初。

          路,不知有多远,人,不知有多少,只是这一路,我们越走越远,远到互不打扰,远到从此在也没有了彼此仅有的问候。

          评论

          彩运来客户端
          <sup id="lgkvy"></sup>

          <em id="lgkvy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<dl id="lgkvy"><ins id="lgkvy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<em id="lgkvy"><ol id="lgkvy"><mark id="lgkvy"></mark></ol></em><div id="lgkvy"><tr id="lgkvy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<dl id="lgkvy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lgkvy"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lgkvy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lgkvy"><ins id="lgkvy"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lgkvy"><ol id="lgkvy"><mark id="lgkvy"></mark></ol></em><div id="lgkvy"><tr id="lgkvy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lgkvy"></dl>